日期:
        • 关 键 字:
        •  
        信息分类
        新闻中心

        字号:   

        地质人身上的隐秘光环

        浏览次数: 日期:2016年9月5日 16:31

            地质工作对我们的现实生活到底有多重要,并非人人都能意识到:生活中,小到一个钉子螺丝,大到铁路飞机,还有工业生产里的各种矿石原料,都要靠地质人的勘查寻找才能获得。工业无矿不兴,生活无矿不行,这背后的地勘人功劳卓著。

            地质找矿的新图景

            孙征(化名)1992年毕业到丹东,进入辽宁省有色地质局一〇三队工作。

            第一站,他到的是大连庄河,下矿井坑道。一百多米深,30多层楼的高度向下延伸。人钻进简易的铁罐子,顺道而下。昏暗的矿灯在眼前一闪而过,呼呼的风声始终在耳旁呜咽。来不及准备,孙征只能硬着头皮往地心钻。

            黝黑的地下坑道里,除了要克服心理恐惧感,还要时刻堤防意外。矿井是边勘查边开采,有次孙征和队友刚下到井下,嘭,沉闷的巨响传来,坑道里噗噗落灰。“吓蒙了,以为要塌方。”后来,他才知道是旁边开矿放炮。“地质工作就是这样,谁也不能讲条件。”

            后来,孙征开始在丹东青城子地区钻探勘查。

            绵延无际的山野,望之美丽,可真正日日相伴才能体会其残酷的一面。夏天烈日炎炎,每天上下山数趟,还要把采出的岩样背到驻地,一天衣服被汗水浸透好几遍。到了冬天,零下几十度的山上,地质队员在围上棉布的钻塔里施工,取暖只能靠微弱的小煤炉。

            这些艰苦并未吓倒孙征,在老师傅的指导下他迅速成长为一〇三队的技术骨干。

            2013年8月,一〇三队在丹东青城子镇桃源村进行勘查。当岩心取出来后,现场工作的年轻队员李文强仔细观察,发现这批岩心跟国际流行的斑岩型矿床很相似。

            岩样送回队里,总工刘福兴判断:这正是斑岩型矿床的隐爆角砾岩。他带着岩样进京,向多位业内专家请教,专家也同意此结论。最终,一〇三队按照新理论,在桃源地区找到了一处30多米厚的新型金矿。

        从建队至今,一〇三队已经先后找到黄金600多吨、白银4万多吨、铅锌150万吨,发现五龙、青城子、白云等数个矿集区。桃源金矿的发现,无疑为今后辽宁省的地质找矿勾勒出了新图景。

            征途在摩崖、墓葬与大海

            辽宁省有色地质局一〇一队在抚顺,当地有平顶山惨案遗址。随着地下水侵蚀,大部分遗骨的含水量超标,很容易发霉变质。国家文物局组织专家讨论,如何进行隔水、防潮保护。因为涉及地质作业,1993年一〇一队参加了第七次研讨会。

            时任技术负责的兰立志,提出了拱形桥式托体方案:在地下灌水泥,做成拱形桥的样子,把遗骨和水隔开,以后地下水会从桥洞中流走。经过几番争取,最终文物局领导同意了一〇一队的方案。

            一〇一队的工人蹲在地上,用锤子一点点凿出洞,“就像蚂蚁啃骨头。”他们做到了零震动。而后,通过改进施工工具,拱形桥式托体成形,平顶山遗址内遗骨的含水量控制在5%的范围内,保存至今。

            此后,一〇一队成功跻身文物保护勘察施工队伍中。他们参加过重庆钓鱼城的保护施工,做过山西悬空寺的危岩处理,汶川地震后抢救过古迹二郎庙,还到过敦煌石窟进行边坡加固。

            从2012年左右,一〇一队开始把精力转向土遗址保护,“主要是土城墙遗址和墓葬。”目前他们正在进行的,是营口炮台的遗址保护工程。

            辽宁省有色地质局一〇三队在丹东市,靠海吃海,早在1990年就开始了水域工作,即海上测量、勘查、炸礁。

            孙成宇1993年进队,一直在海上工作。作业平台船类似小一号的海上石油钻井平台:27米长,13米宽,平台四角有4根钢柱桩腿,每根长30多米。每根桩腿上都有一个液压系统,控制平台的升降。作业时,需将4根桩腿钉在海里礁石上,平台船便“站在”了海面。

            先进行海上定位、设计爆破孔深、计算每孔的炸药量。设计好后,在平台上分装炸药,然后在礁石上打孔,通过钻杆装置放入炸药,最后起爆。

            这个工作不好干,三伏天甲板温度最高能到60多度,冬天海面气温低至零下20度,风吹在身上像刀割一样。“既然进了地质队就不能挑挑拣拣,讲条件不是地质人的风格。” 孙成宇说。

            从1998年后,一〇三队的海上炸礁业务逐渐扩展至山东、广东、福建、浙江等地。孙成宇笑言:未来中国走向深蓝,里面也有我们的一份功劳,“想一想遭的这些罪也值了!”

            地质防灾的幕后英雄

            炎炎夏日如约而至。跟随而来的除了高温酷暑还有暴雨山洪,这是地质灾害的高发期,辽宁省有色地质局勘察研究院在地质防灾领域做了很多卓越工作。

           “我们院2008年开始搞尾矿库监测,2010年开设了在线监测平台。”勘查研究院院长宋宝俊对此颇为自豪。

            在线监测,即利用各种观测仪器,对尾矿库的浸润线、水平位移、渗流等参数进行实时监测和数据分析,一旦发现异常便实施预警通知相关单位,将事故扼杀在萌芽状态。

            勘察研究院圆满实现了省内18家尾矿库的在线监测,目前是辽宁省科技厅尾矿库监测的技术支撑单位。

            2013年8月16日,抚顺暴雨引发特大洪涝灾害,随后泥石流喷涌而至,造成近一百多人死亡或失踪,十多万群众遭灾。

            当日,勘察研究院的裴仲文和队友正在清原县施工,红透山矿一个尾矿库的综合治理。“中午12点多开始下雨,下午2点多玻璃外啥也看不清了。”晚上7点多,洪水肆虐而来,河边作业的地质队员因提前撤离幸免于难。

            万幸的是,就在发水的前几天,该尾矿库的桩基加固工作恰好做完。“如果不做加固,肯定会溃坝。里面矿渣都是重污染物,整个浑河水源地就被污染了。那后果不堪设想啊!”

           “我们的工作就是这样,都在幕后进行。没出事时大家都感觉不到重要性,可一旦出事说啥都没用了。”宋宝俊自嘲说,地质队从来都是“隐形英雄”。

            80后拿下6000万

            马少辉是1984年生人,现任辽宁省有色地质局一〇八队市场开发处主管。近几年,整个东北的经济不景气,市场工程都处于萎靡期,他硬是带着团队拿下6000多万元的销售额,实现了逆势增长。

            最为人称奇的是,这位市场处主管居然是学体育专业出身。

            2011年3月17日,张想定履新一〇八队队长,当天下午去看队里的篮球赛,发现了马少辉的才能。“他是队长兼教练,指挥热身很严谨,带团队也有办法。不管队员怎么着急上火,他都不急,还能把战术执行下去。”张想定认定,“这是个干市场的材料。”

            那时,队里正筹建组建市场开发处。几经考察后,马少辉被大胆起用,成了一〇八队首任市场开发处处长。

            马少辉跑市场敢打敢拼。常常是甲方还没招标呢,他的服务已经开始了。在一个项目中,为了帮甲方开展工作,马少辉一个月跑了20多趟辽阳,累积行程6000多公里。最终,他的服务打动了对方,后来顺利揽下项目。不过,这个体育生说起自己的成功,总结得十分谦虚,“主要是点子正吧。” 

            毋庸讳言,近几年国际矿石价格一路走低,东北经济目前还陷于低迷期。种种不利,并未阻挡地质人前进的脚步。他们依然还像往日一样,默默奉献,不求闻达。

        所属类别: 机关要闻

       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