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期:
        • 关 键 字:
        •  
        信息分类
        新闻中心

        字号:   

        我和儿子的幸福生活

        作者:尚德凤来源:资料中心 浏览次数: 日期:2015年12月15日 20:08

            我喜欢,和儿子走在街上,搂着他的肩,与他嬉笑打闹;我喜欢,和儿子躺在床上,让他枕着我的臂弯,给他讲古代历史故事;我喜欢,拉着儿子的小胖手,和他一起逛玩具店,看他近乎贪婪的目光;我喜欢,接儿子放学归来,迎着夕阳,走在并不漫长的街上,听他眉飞色舞地讲学校里发生的事情;我喜欢,给儿子做一顿可口的饭菜,海阔天空地陪他胡侃,与他一起快乐就餐……

            儿子的学校离家很近,晚上回家的路上,我照例问儿子,今天开心否?看着他咧开嘴,特别开心的样子,就知道这家伙肯定有高兴事。果不其然,他迫不及待地从书包里掏出一张蓝色挂带的胸卡,得意洋洋地在我眼前晃,然后套在脖子上,说:“妈妈,你看,我酷不?这周我是护导生了。”我故作不屑地说:“护导生有什么特别吗?”他把声音提高了八度:“那是相当牛了——凡在走廊大声喧哗者、在操场追逐打闹者都会进入我的黑名单……”。还没等我接过话茬,他又从书包里拽出一条红绶带展示给我看:“妈妈,你看,这是什么?——礼仪示范生。”他用手指着,一字一字的念给我听,然后自我陶醉地朗诵了起来:谈吐高雅有修养,一言一行做表率。那语气中充溢着掩饰不住的骄傲和自豪。看着他乐得就像美国总统竞选成功了似的,我也和他一起高兴了起来,开玩笑地说:“好儿子,你这么能干,妈妈奖励你,今晚咱们吃红烧肉,好不好?”他嬉皮笑脸地说:“好吧,谢谢老妈给我肉吃”(儿子太肥,控制饮食是必须的)。他那张小嘴,依旧在喋喋不休地说呀说:妈妈,早上,李栓梁爷爷送我过的马路(李栓良,全国优秀人民警察,已退休,每天早上在珠江五校门口义务疏导车辆,儿子的偶像);妈妈,中午,我给班级所有的花都浇了一遍水;妈妈,体活课上,我和老师打沙包,不但累出了汗,还累出了鼻涕……一声声的妈妈叫得我心都醉了。毕竟还是孩子,儿子没有太多的欲望,在我看来都是极平常的校园生活,可他,总是感觉到很快乐;每天家里也是简单的粗茶淡饭,可他,总是吃得津津有味,幸福至极。

            我是儿子的好朋友,他和我总有说不完的悄悄话;儿子是我的开心果,只要他快乐,我就无比开心。虽然如此,他也时常当叛徒,只要我有一点点对不起他的地方,他就叛变了,跟爸爸告我的状,小嘴巴吧地说我的不是。呵呵,这小家伙,转眼间就认爸不认妈了。

            儿子虽小,却有一颗女儿心。每当爸爸外出小酌不胜酒力,黑脸微红带醉归之时,也是他表现的开始:听到开门声,他会顾不上穿拖鞋,就噔噔噔地跑到餐桌旁,忙着给爸爸冲蜂蜜水。那娴熟劲儿不亚于我。看着他认真的小样儿,我心里顿时泛起了丝丝甜蜜,非常地感动。儿子真地是在不知不觉中长大了。他似懂非懂地知道了关照爸爸。他还会唱“男人就是累,男人就是累……”。

            儿子一天天的长高,预示着我一天天变老。可我,依旧幸福着他的成长。儿子是我的梦。我希望给他一双翅膀,把他托起,让他早日翱翔高飞。即使有一天他会离开妈妈的视线,我依然愿意眺望他远飞的远方,遥祝他实现梦想,继续追寻他的幸福!

        所属类别: 团队文化

       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: